温水煮蛙蛙

懒癌晚期患者
自力更生努力学习新技能的二货

【晓薛】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

        薛洋心里藏着一个从未宣之于口的秘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故事的开始得追溯到他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,毕竟当时还是孩子心性,那一日因为小小的一份点心便与旁人闹起来。在一比几的力量悬殊下,点心就这么意料之内的被其他小朋友抢去了。薛洋当时也不恼,只默默蹲在了校园门口等着家长接他回家。
       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,薛洋已经把地上的蚂蚁都数了一遍又一遍,数到蚂蚁都搬完了家,还是没有等到人来。看着渐渐变得阴沉的天空,再想到今天被别人拿走的点心,薛洋开始郁闷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又过了一会儿,薛洋感觉到好像有人在和他说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位同学你还好吗?”
        薛洋抬起了头,那是一个看上去并没有比自己大多少的男孩。
        兴许是因为自己的小脾气还没消下去,薛洋并不想回答他的问题,直接站起了身。无奈蹲了太久,腿都有些麻了,薛洋一下子没站稳,那男孩见状急忙伸手扶了他一把。男孩将薛洋扶起后,像是注意到了薛洋的小脾气,问道“你心情不好吗?”
        男孩看着薛洋那一脸的“关你屁事,多管闲事”的表情,沉默了一会儿。继而,他从口袋中拿出了几颗糖果,塞到了薛洋的手里,解释道“我是看你在这蹲了挺久的,才……”男孩顿了一下,突然不知道该作何解释。他无奈地笑了笑,说“好吧,那我就不打扰你了。心情不好的话,就吃颗糖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随后,男孩跟他挥了挥手便走了。薛洋随意地拿起了一颗糖,扔进嘴里,盯着那男孩离开的背影,嘟囔道“莫名其妙。”
        不过这糖倒是挺甜的。好吃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以后,薛洋在他的幼儿园生涯中就再也没见过那个奇怪的男孩。直到他上了小学,才又一次看见那个给他糖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薛洋是在学校的期末总结大会上看到了他,知道了那个男孩的名字叫晓星尘,比他大一级,还是个班长。看他长的那样,就是个好学生,书呆子,烂好人,薛洋这般想到。
        薛洋其实有无数次的机会可以勾搭上晓星尘,但是他没有。这种烂好人,好学生,别人家的孩子最讨厌了。凭什么要我去跟他打招呼呢,我不屑!于是在这种想法下,薛洋和晓星尘果真在小学六年里一点交集都没有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不知是不是因为真的有缘,薛洋的初中高中竟然都和晓星尘同校。但是由于薛洋一直保持着和小学一样的想法,这两人在中学的几年里仍然是半点交集都没有。或者,可以换一种说法。薛洋在躲着晓星尘。这几年来,他一直在躲着和晓星尘的正面相遇,没理由的想逃避。薛洋想,嗯,老子这是因为讨厌他。
        那年,薛洋高二,晓星尘高三。薛洋有些郁闷,因为高三的作息时间和他们不一样。这意味着他这一年很少有机会瞧见晓星尘那家伙了。每一次往隔壁的教学楼望去,都依稀能看到里面的高三党在教室里奋笔疾书的样子。薛洋百无聊赖地在书上乱涂鸦,想着,这晓星尘怎么就这么耐得住性子不出来玩呢,真闷!
        有时候,薛洋也会问自己,为什么就这么关注那个晓星尘呢?嗯,果然还是因为讨厌,他才不信这人能有旁人口中说的这么完美。仔细看着绝对能发现他的缺点,有机会再趁机捉弄一番,肯定很有趣。想着想着,薛洋竟开始有些窃喜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这些荒谬的借口不久就被推翻了。只因一场梦。
        梦中的晓星尘将他轻轻地拉进怀中,揉了揉他的脑袋,轻声唤他“阿洋”。他静静地靠在晓星尘的怀中,仿佛能感受到晓星尘的心跳声。还有,他自己的……
        梦醒后,薛洋在床上发了很久的呆,回想起梦中的细节,有些羞愧,但他好像并没有觉得抗拒,甚至,是有点欣喜的。
        薛洋思索完后,果断拉着刚走进门的室友问道“阿瑶!如果……梦到一个人,他,他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喜欢他。”金光瑶直接打断了薛洋的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靠,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?!”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随手将床边的镜子塞给薛洋,说道:“脸都红了,说话都支支吾吾的,成美啊,你的梦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薛洋听到成美二字就直接甩了一记眼刀给他,一把拍掉镜子。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微笑道“是晓星尘吧?”
        “晓星尘?没听过,谁啊?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对晓星尘那关注度,连前段时间人家感个冒你都知道,我还能看不出吗?别装了,成美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不也对他们班那个叫什么蓝曦臣的关心的要死吗!难不成你是喜欢他?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我喜欢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.……”虽然有点生气,但是好像无法反驳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给他便去忙自己的事情了。
        老子这么关注他,难道不是因为讨厌他,不是为了找出他完美人设的破绽吗?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整蛊他吗?仔细想想,好像也不是这么一回事。
        薛洋一边纠结着,一边拆开了一颗糖塞进嘴里。糖很甜,甜甜的滋味仿佛慢慢渗透进了他的心里。就像,许多年前,晓星尘给他糖果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或许,这真的就是喜欢?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薛洋花了一个星期,慢慢接受了他好像真的喜欢晓星尘的事实。高考后,直接向晓星尘摊牌。薛洋这么打算着。
        这天,被老师警告数次后,薛洋不得不在金光瑶的催促下开始了补作业的工程。仅仅拖欠了一天的作业,竟然让多得让他在教室补了整整三节晚修。等到薛洋补完,高三的晚修都已经结束了。
        到了教学楼楼下薛洋才发现外边已经下起了朦胧细雨。
        “啧,忘记让阿瑶那矮子给我留把伞了。”
       湿热的空气让薛洋感到有些烦躁,虽然淋雨于他而言根本就不算事,但是一想到雨滴混着汗水那种黏腻的感觉,薛洋还是选择了稍远一点的走廊回宿舍。反正,晚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不急着回去。
        薛洋叼着棒棒糖,晃悠在学校的风雨走廊里,看到外边逐渐变大的雨势,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的先见之明点了个赞。
        走到半路忽然听到一阵谈笑声,薛洋警觉不远处可能是个虐狗现场,正想快步逃离的时候,他瞥见了那男生的正脸。竟然是晓星尘。
        晓星尘撑着伞,护着身旁的女生。这两人的身高差也可以说是很可爱了。他们不知道在说着什么,在这边还能听到他们的谈笑声,晓星尘笑着还摸了下女生的头。
        薛洋看着不远处的这一幕,怔住了。有那么一瞬间,他是多么希望,那个在晓星尘身旁的人,是他。
       “呸,老子才不稀罕!”薛洋在心里骂道。也不再沿着这走廊走了,直接冲进雨幕中,找了条最近的路回宿舍。
        这一夜,雨淅淅沥沥地下着,慢慢地浇灭了薛洋心中某个刚燃起不久小希望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临近高考,薛洋知道这是他和晓星尘同校的最后一段时间了。高考后,晓星尘会到新的城市,新的学校,开始新的生活,他们或许真的不会有交集了。
        高考前一天,薛洋将一张随意叠着的纸条扔给了金光瑶,漫不经心地说:“阿瑶,我知道你认识他们班的人。”
       金光瑶看着手里的纸条,有些惊讶地说:“成美,这可不像你啊。这东西还要我帮你转交?”
       薛洋冷哼一声,不屑地说道“想太多,我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,老子对他没意思。”
       金光瑶见他那口是心非的样子,耸了耸肩“好吧。”
       看着金光瑶离开的背影,薛洋自嘲地笑了笑。是啊,他可没说错,他和晓星尘的确是两个世界的人。虽然他并不想承认这一点,就自己十几年来的观察,晓星尘似乎真的就是个完美的存在。自己呢?不过是学校里的顽劣分子。晓星尘耀眼得宛若天上的星辰,好像自己也不应该奢望能和他修成正果什么的。之前在雨中的那一幕,确实刺痛了他,天知道薛洋当时多想冲过去拉住晓星尘,老子追了你这么多年,最后等来了你和别人交好?
        但是转念一想,他有什么资格生气呢?晓星尘其实根本就不记得他,于他而言,自己就是个陌生人而已。没想到作为校园一霸的他,喜欢个人居然表现得跟个小姑娘似的,真怂!当初怎么就因为几颗糖就沦陷了呢,没出息啊……其实自己喜欢的是糖,不是晓星尘吧?
        这十年来的遥望,不曾宣之于口的感情,终于也是要画上一个句号了。
        那张纸条上并没有多少个字,却花了薛洋一个晚上的时间。
        “晓星尘,我想吃糖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晓星尘,老子喜欢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做我男朋友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薛洋玩味的笑了笑,想道,这他妈都什么玩意儿。随后把纸条扔进了垃圾桶。最后,他认真的,在纸条上留下了自认为最工整的字迹:
        高考加油,谢谢你的糖。

        高考结束的那天,薛洋破天荒地待在了教室,安分的为接下来的学考复习。那张托金光瑶送走的纸条,他也没有提起过。薛洋知道晓星尘在学校里还是很受欢迎的,想必这种时候收到的小纸条或者信件肯定是不少的,自己的那份混在那里面,也不会被发现。虽然自己于晓星尘而言,本来就是陌生人。
       所以,直到最后,他和晓星尘都是两条平行线啊。
       薛洋瞅着桌上的复习资料,打了个哈欠,随手又拿了颗糖吃。啧,好像今天连糖都没以前的甜了。
        暑假一晃而过,新的一个学期到来,薛洋的高三生活就这么开始了。
        这一年,连金光瑶都觉得有些震惊,因为薛洋到了高三真的就是可以用“沉迷学习,无法自拔”来形容了。其实薛洋的学习能力其实并不差,只是之前心思完全没用在学习上,所以常年混迹在班级的倒数。高三认真学了学,立马就开启了学霸模式。同学皆感叹道,原来这家伙还有个学霸的隐藏属性。
        最终,薛洋以优越的成绩,考进了A大。这事成了学校里的“传奇”,甚至有人把他逆袭的事迹改编成了鸡汤,在新的高三级中流传。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将这事告诉了薛洋,调笑道“成美,你知不知道你都成了下一届的榜样?”
        薛洋挑了挑眉道“那是因为老子本来就聪明。”
        一天后,学校的贴吧里多了一个置顶贴:
       谁再给老子瞎编故事乱传的,舌头都给你割下来!

        “未来四年,相处愉快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靠,我跟你这他妈是孽缘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薛洋看着眼前的微笑着的金光瑶,有些语塞。兜兜转转,到了大学,和这矮子还是当舍友的命。
       金光瑶整理完宿舍的东西后就出门去了,说是找同学。明明就是去会情郎,薛洋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。三个月前,金光瑶就和蓝曦臣在一起了,他报这学校,大抵也是因为蓝曦臣在这吧。薛洋不禁感叹道“还真是只有我才从头至尾都散发着单身贵族的芳香。”
        正当薛洋准备到床上躺尸的时候,响起了一阵敲门声。薛洋有些疑惑,金光瑶那家伙约会肯定没这么早回来,另外两个舍友说是明天才到。社团扫楼什么的也没这么早开始,难不成是死推销的又来了?
        薛洋不耐烦地开了门,正准备破口大骂,却在看清门外的人是谁的时候,愣住了。
        对方看着他呆愣的样子,不禁笑了笑“你好,薛洋。”
       “那个,你是来我们宿舍推销的?”薛洋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,一句话就这么脱口而出。然而说出来以后,又觉得自己蠢爆了!一时有些窘迫。却丝毫没注意到为什么对方会知道自己的名字。
       那人倒是没想到薛洋会问他这么一句话,想了想,开口道“嗯,你猜对了。”
       薛洋听了这个回答,莫名有些失落,撇了撇嘴,装作不耐烦的样子道“那真是不好意思了,老子什么都不缺,死推销的就赶紧回去吧!最烦你们这些人了!来了多少趟了,还让不让人休息。”说罢,还做出要关门的动作。
        那人见状,立马将薛洋拉进宿舍,还顺手把门关上了。盯着薛洋的眼睛,微笑道“我想,你可能缺一个男朋友?”
        不顾薛洋惊讶的眼神,那人将薛洋轻轻拉入怀中,又揉了揉他的脑袋,继续说道“每天给你糖吃的那种。”
        此时此刻薛洋只觉得难以置信,静静地在他的怀抱中感受着那人的心跳,一时分不清这究竟是现实,还是两年前的梦境。
        过了好一会儿,薛洋一把推开了那人,有些闷闷的道“你个死推销的,不会每一个宿舍都这么问过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第一个,也是最后一个。”那人扶着薛洋的肩,看着他的眼睛,认真地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薛洋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,笑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……晓星尘,今天的糖呢?我可是要先验货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晓星尘似是早有准备,立马从口袋中拿出了一颗糖,撕开糖纸,将糖果往薛洋嘴边送去。
        薛洋望着他,狡黠地笑了笑,轻轻咬了一下晓星尘的手指,才将糖果含进嘴里。
        “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,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你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薛洋吃着糖,看着眼前的晓星尘,一本满足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  今天的糖,真甜。

       至于薛洋为什么高三突然勤奋起来呢?或许只是因为某次路过学校高考专栏时,无意间瞥见了几个字吧。
       晓星尘:A大

前几天在宿舍听舍友放着晴天,就写了这篇文,非常常见的双向暗恋梗吧,还有个小星星视角的没写出来。第一次写同人,小学生文笔请见谅_(:з」∠)_。

这个视频是上个月的情人节之前做的。

这星期开花和水果姐的事情大家也肯定都知道了~表示祝福,挺喜欢水果姐的~QWQ开花幸福就好。(上完一星期学回到家发现自己突然失恋了的我内心其实是崩溃的。(~ ̄▽ ̄)~不过想到还有一群情敌们和我一起失恋,心里就平衡了